在逢時夜話|逢時書室

20151003 逢時夜話

 

「有沒有那一刻,你確確切切的感受到『對了,這就是愛情』?」

 

幾個不相識的人,幾盞明燈,開始時有點面面相覻。你怎樣知道你得到了愛情,大家都預先知道了主題,可是要怎麼開口,題目太認真了吧。

 

「每一段戀愛都是兩段愛情,你所感受到的,只有自己的愛情。」有人一臉認真,「得到愛情的瞬間,是非常個人化的,幾乎與你所愛的對象沒有關係,對方只是承載你所投射的感情的一個客體而已,就像光打到牆上反射出光,光源卻不是牆。」

 

「愛情是什麼,不先定義很難說得到不得到。」

 

「可是啊,每個人的定義都不一樣。」有人搶著說。

 

「愛情不就是在乎對方,關懷對方嗎。」

 

「還有在乎對方在不在乎自己。」

 

「這跟親情友情不就一樣了嗎。」

 

有人冷靜地說:「曾聽說,各種感情裡,愛情裡最特別的要算是性慾罷了。」

 

全場靜默,好像有什麼道理。

 

「可是,」有人輕輕說,「性伴侶呢?性伴侶之間或者沒有深厚的感情基礎,可是長久而穩定的性伴侶關係總帶點友情成份吧?」

 

「這樣的話,愛情也不是『感情基礎+性慾』呢。」

 

話題像漣漪般蕩開,或者離題卻沒什麼所謂。

 

「擇偶或者有個清單,或者有個心目中的完美,我們跟著條件去選,就算有一個符合所有條件的人,那真的是自己喜歡的嗎。」

 

「我發覺香港的男性都太溫柔,連做個決定都慢。」

 

「我的故人,」故人這個字實在太優雅,大家一笑再笑,「我覺得我仍然離不開我的故人,就算分開了,身邊都是故人的物事,純粹不見面,不足以說服自己美麗故事已成過去。」

 

大家話裡每次出現「我的朋友」總會惹來一陣狐疑,你的朋友難道不是你嗎。還有,當大家說「有些人覺得怎樣怎樣」時,其實那也是自己。

 

如何才算是得到了愛情呢?夜深了,罐子空了,一陣道別,不須互報姓名,日出便歸於無痕。

 

※ ※ ※ ※ ※

 

另一個晚上,問曰:「你想要個怎樣的葬禮」。

 

「到海邊的一個懸崖,把棺木擱在那裡,」有人微笑說:「好久沒坐海邊休息了。」

--日本的鳥取沙丘適合你!

--要葬在那裡嗎?會犯法嗎?

--搞不好一陣強風吹你下海。

 

都是些破壞氣氛的傢伙。

 

「我希望我的骨灰重做成一個飾物,留在心愛的人身邊。」

--鬼故啊。

--休想離開我的意思嗎?

--就算死了監視仍然持續嗎。

 

「我希望搞個大食會!我朋友說要把自己的骨灰都加進食物裡,大家吃完才公佈。」這是多深厚的惡意……

 

「我希望將器官全數捐出!」所以說葬禮要見證你被分割嗎……

 

各種形式裡,不約而同的大家都希望來賓都說兩句關於自己的話。

 

「可是,我都聽不到了,所以只是讓來賓從不同人口中認識自己吧。」

 

「其實我真心想聽到那些話……」

 

「既然如此,葬禮倒是應該在死前舉行。」

 

葬禮或者很遙遠,可是死亡從來都不曾遠離,至少明天突然死亡的機會比突然結婚的機會高吧。既然婚禮被廣泛的討論,葬禮呢。

 

「人一生中沒幾多次親朋戚友會因自己聚首一堂。出生或滿月一次,可我不懂事;結婚一次;還有一次便是葬禮了。」

 

「葬禮應該跟婚禮一樣高興啊。臨別前如果可以一見各位朋友實在高興。」

 

「那麼就定 80 歲搞一次葬禮,不論死了沒有!」

 

「晚死的人要幫早死的人搞啊。」

 

話題游走到「你希望如何死去」和「你覺得自己會如何死去」。一晚既去,後事已定,每個人彷彿明天都可以無憾地死去了。

 

幾個不相識的人,幾盞明燈,在逢時夜話。

 

並非每個人都可著書,但每個人都足以立說。

 

不讀書,也可讀人。每天的生活經驗也是一部鉅著。

 

註:由於沒有錄音沒有會議紀錄只憑記憶重寫,用字順序或有紕漏還望見諒。

 

逢時書室

地址:香港中文大學善衡書院陳震夏館

電話:5218 8044

逢時書室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