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後,傘物就是歷史的印證-雨傘運動視覺庫存【一年過後】

ua9

《一年過後》系列專訪

文:竹子   攝:蔡旭威

 

一年後的雨傘運動現場,不僅人面全非,連桃花亦不再依舊,也許更像是不曾改變過-馬路回復車水馬龍,行人道上沒找到村落的絲毫線索。也許灰心、也許更積極,千萬種情緒都歸於這段永不磨滅、但卻已不著痕跡的歷史。那些印證這段歷史、曾在現場伴著我們79個日與夜的橫額、畫作、頭盔和「土炮」等失「傘」物件,這剎那又在何方?

組織「雨傘運動視覺庫存」,就是大部分傘物的歸宿-為成功留下的370件傘物、超過一千張市民自發創作的海報,進行紀錄及研究工作,為其做「託管」。「我們希望成為中轉站,學術機構可拿物件來做研究,亦期望將來可放置在包容性更廣的博物館之內。也說不定,未來運動再起時,可有它們再次上場的機會?」發起人黃宇軒(Sampson)說。 

 

佔領區拯救文物大行動

九月中,Sampson原在英國參觀一個名為Disobedient Objects的展覽,當中展出了過去20多年來世界各地的抗爭物件,從收集、保存以至展示,民間的文物,就由民間組織獨自承擔保育的工作;眨眼間,香港這邊的雨傘運動揭幕,金鐘、旺角與銅鑼灣三區齊放百花,各樣物件與創作油然而生。

Sampson身處「早已變得像藝術館一樣的金鐘」時,眼見每一件傘物都極其珍貴,因此他在網絡廣邀志同道合之士,就像《古文明舊兵》(The Monument Men)二戰題材電影一樣,在佔領場上進行雨傘文物保育行動,10月14日成功召集了近60人,與會商討未來工作。

佔領期間,團隊兵分多隊,分別在各個佔領區四出巡遊,既要紀錄佔領區內不同時期的創作變化進程,亦要鎖定想拯救的傘物,並努力找出其創作者,徵詢他們處理這些傘物的意願,保障它們未來的命運。「創作者通常會在作品附近出沒,所以我們的義工團隊就捕在展品旁邊等待他們。」Sampson說。

 

收集傘物之後的難題與挑戰

收集過程固然費心,設立收藏機制更何其費勁。在整理物件的過程中,組織向前檔案處處長朱福強討教挑選和分類文獻的準則:首先,物件需具歷史性,二三十年後仍能訴說這段歷史訊息;第二,傘物能反映事件中的關鍵歷史時刻;第三,行動是以實際可行性而作主導,如取決於作者捐贈物件的意願。

然而,論及可行性,組織過去面對著兩大難關,就是庫存租金與義務人手的問題。就香港的發展邏輯而言,空間就是回報率最高的資本。庫存就需要空間,儲物就是跟自己荷包作對。由石壆木梯、獅子山模型到寫著「光明磊落」的字牌,雨傘物件體積龐大,在新蒲崗的600呎存倉每月索租6000港元,都是組織者自掏腰包、或靠募捐來維持;收集回來的藏品更需大量人力將之電子化,製成網上資料庫,紀錄這次盛大的運動藝術參與。「能讓各位義工一直堅持的就是信念,相信我們是為整個城市在盡點力。」Sampson說。至今,仍然站在崗位默默貢獻的,共15個成員。

 

在香港談保育歷史,從來不是易事

遺忘與功利彷彿是香港的主旋律,保存城市的歷史與回憶,信念往往抵不住現實的摧殘。古建築被拆毀,冒出千萬豪宅;連政府對歷史都視若無睹,推動保障政府文件的檔案法遙遙無期,政府總部搬到添馬艦, 銷毀的文件加上起有三幢國金大樓高。要獨力保育這個歷史章節,對一個義務組織而言談何容易?

「我記得十二月清場後,中環現時摩天輪的位置堆滿了被移除的物件。如果我們沒採取行動,這些文獻恐怕也只會埋在那堆『垃圾』當中。」Sampson說。

觀乎傘物就如四目所及的古蹟、政府檔案、傳統手藝與老店文化一樣,沒能帶來即時可見、或最大的經濟收益,論其社會及文化意義卻是大家共有的。可是能保護它們的人卻很少,無力感亦是大眾灑不掉的情緒。「我對前景還真的不太樂觀,在香港做民間博物館也是很慘痛的經歷。很多組織都是撐五年左右便要忍痛放棄,如何能保存這些民間歷史,推動社會運動的前進都是我們常思考的問題。」Sampson補充。

「可是,我還是相信它們有價值、值得保留的,希望未來盡量精簡藏品系列,用上較細的空間去庫存,並盡快將之電子版供公眾在網上檢閱。」Sampson說。

 

歷史文獻不應只是懷緬與紀念

「它們不應只是供人懷緬和紀念的藝術品,更重要是能引發觀者的思考,啟發他們對雨傘運動的想法。」因此,Sampson與同伴在雨傘一周年之時,將藏品帶到灣仔的富德樓和油麻地的活化廳,鼓勵參觀者回顧展品之際,也反思雨傘運動所引起的公共議題,進行相關討論。

德富樓將展示五個主題,分別為政權(Authority)、空間(Space)、精神(Spirit) 、團結(Solidarity) ;活化廳則是創意(Ingenuity)、表述(Expression) 、村(Village) 、暴力(Violence)、抗議(Protest) 、民生(Livelihood)等五個思考範疇。參觀者看畢從現場搜救回來的物品後,便可提筆寫寫畫畫對以上議題的想法與感受。讓文獻訴說歷史,引導公眾思考公民社會的未來方向,應該就是組織能賴之持續的信念與價值。

一年過去,「雨傘運動視覺庫存」作為文獻的託管者將繼續思考未來,持續為經費周章之外,亦會繼續推動系統化工作,不久後推出可供公眾閱讀的網上資料庫。他們亦會繼續保管著傘物,無論是學術研究、傘落社會、未來有博物館願意收納、或是下一次有大型運動出現,有需要的話必然能夠傘後重聚 。

ua14
訪問當天,組織發起人Sampson在油麻地活化廳已接受過多個中外傳媒訪問,加上通宵達旦在公餘以外完成展覽的準備工作,不免面露疲憊,其背後寫著「堅持」的兩個巨型字體,彷彿有勉勵這位託管人的意味。

 

ua3

ua5

ua4

ua6

ua7
以上展品,勾起了多少回憶?展覽也鼓勵參觀者表達自己的想法,思考雨傘運動所引起的公民議題。

 

其後:雨傘運動中的物件(展覽)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398259890366598/
主辦:雨傘運動視覺庫存 Umbrella Movement Visual Archive
日期 26/9/2015 – 16/10/2015
開放時間:每天 2pm – 8pm
地點 Venues:兩個地方同時開放,展覽內容不同
(1) 活化廳 (油麻地上海街404號)
(2) 富德樓 12/F (灣仔軒尼詩道365號)

 

《一年過後》系列專訪:

社區公民約章:公民社會的新起點?【一年過後】(一)

被捕後,你會見到的那些人 – 義務律師團隊【一年過後】(二)

從金鐘築路障,到土瓜灣修家居修人心 ─ 「維修香港」【一年過後】(三)

日日去鳩嗚 我圍旺角差館 ♫ ─ 訪問鳩嗚團友 【一年過後】(四)

「我地唔係服務街坊」─ 美孚家.政,向蛇齋餅糭宣戰【一年過後】(五)

「社運媽媽」不易做:傘下爸媽發言人 Dorothy【一年過後】(六)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