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宣之於口的糾結(三)所謂創傷|隱塵

所謂創傷

 

記憶或許能被抹掉,但那段日子對自己帶來的影響卻是不能磨滅。

 

「無力感」,運動後朋友間的談話常出現這字眼,我想這是其中一種創傷吧。不甘心再閉上眼「撓埋雙手」,作出種種嘗試:參與社區組織,從根本著手解決民生議題,期望感染別人…但其實心底一直帶着疑問:

 

彷彿連最轟動的事都做過了,也看不見改變。甚麼改變了人心,「傘後組織」湧現,似乎都不能稱上是些甚麼,我們究竟還可做些甚麼?要關心的人自會關心,重回自己世界的,又要等到哪個波瀾壯闊的時刻才又會走出來?

 

記得 928 後,護士出身的老師很擔心我們會患上「創傷後遺症」。但我沒經歷過催淚彈,所謂留守初期只是吃喝睡坐吹水,又談何有創傷?

 

比起鎂光燈下的大人物,我們所付出的相當微小。於是,我們認為自己沒有談創傷、吐苦水的資格。不斷逃避,導致「創傷後遺症」惡化。我們嘗試從大人物的字裹行間尋找解開困惑的出路。但如同在大氣中漂蕩的微塵,忽略了自己微弱的聲音,輕易被「主流」的想法、論調覆蓋。令我們越走越迷茫,傷痛久久不能痊癒。

 

我們渴望尋覓的標準答案,其實從不曾存在,只能用適合自己的方式去實踐,走往下一步。不要自欺欺人,不逃避那段自以為柒的記憶,才能學習從經驗中成長過來。

 

(系列完)

 

不能宣之於口的糾結:

(一)只有 284 天的貳零壹肆年

(二)慶祝一週年,然後呢?

 

《一年過後》系列專題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