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宣之於口的糾結(二)慶祝一周年,然後呢?

慶祝一周年,然後呢?

 

「一周年」,浪漫的紀念舖天蓋地出現。

 

每次看到總會不期然覺得「噁心」,彷彿運動已達成「勝利」,把去年的這段歷史呈現成無比歡愉的節慶似的。這些紀念在我們看來太矯情,也逼使我們要正眼回看那段經歷。

 

曾經沉寂的標誌性符號——「黃絲帶」、「雨傘」再次湧現,被消費。然而,這段經歷是屬於個人的思考、沉澱、再轉化為行動。不能單以一堆標誌性符號概括。台灣歌手張懸曾言:「沒有實踐,文青只是個貶抑詞。」事實上,「黃絲」亦然。掛上黃絲帶,轉個頭像,卻沒有實踐當中信念,在隨後的 284 天對社會議題不聞不問,就是空談理想。

 

這個缺乏實踐的人,或許是曾經一起坐在干諾道中的某某,我們無法想像這某某此刻成為了沒有靈魂的軀殻,於是我們抗拒這表層的浪漫;

 

這個缺乏實踐的人,也許正是我們自身,我們設法尋找矯情以外詮譯信念的方式,卻迷失在路途中。因此不敢面對,亦不能原諒停留在過去的自己。最後寧願抹掉過去,否認曾經投入過。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