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地唔係服務街坊」─ 美孚家.政,向蛇齋餅糭宣戰【一年過後】(五)

DSC_3586
美孚家.政成員:(左起)Kitty、Kenny、Star、Carol

 

文:Thomas 攝:戴毅龍

 

去年秋天,當時在社區工作的筆者,繫著黃絲帶上班。年屆八旬的義工婆婆見狀,語重心長地警告我:「而家佔領風頭火勢,喺邨入面唔好咁揚啦,因住陣間比人打啊。講真,我地都經歷過共產黨,你鬥佢唔過架。黃絲帶呢啲,在你我心中得架喇。」這位義工婆婆多年來不遺餘力參與社區事務,筆者對她充滿尊敬。只是,她的這番話在傘後一年回想,更感荒涼。大運動尚且未撼動體制,79 天之後,我們還可做甚麼?「回到社區」是否空談?

 

偏偏雨傘之後,地區團體如雨後春筍,默默耕耘社區土壤,希望重新結出果實。當很多地區都被建制攻陷、民間組織者心灰意冷之際,傘下一代仍然前仆後繼,矢志創出一番新氣象。

 

美孚家.政,就是當中的佼佼者。

 

美孚家.政,是居民自發參與社區事務所成立的組織。(照片由美孚家.政提供)
美孚家.政,是居民自發參與社區事務所成立的組織。(照片由美孚家.政提供)

 

「我三年班開始喺度住。」Kenny 說。

 

「我三歲就喺度喇。」Carol 說。

 

「唔洗爭,我出世住到而家!」Star 是美孚家.政第一次會議的召集人。

 

自小在美孚長大的 Carol。
自小在美孚長大的 Carol。

 

美孚家政的幾位成員,大都是美孚的老街坊。他們過去從未了解到,居住多年的社區,有這麼多問題;但正因如此,亦有了美孚家.政介入的空間。美孚家.政不是政黨,也不會出選年底區議會選舉,他們是真正的居民自發組織,以居民身份直接參與社區事務。

 

「美孚一直有個 facebook 群組,佔領嘅時候,有人曾經號召送物資出佔領區,我都幫手車過野出去。咁當然會有反佔領人士入場引起罵戰啦,慢慢就搵到志同道合嘅朋友相認,後來就約出來開會。」在美孚「土生土長」的 Star,過往從未參與任何與美孚有關的組織,今次是她的首個嘗試。

 

「舊年年尾嘅時候,有人喺 group 度貼咗篇《向蛇齋餅糭宣戰》。既然係咁,梗係要幫吓手啦。」Kenny 的理由簡單直接。

 

一輩子都住在美孚的 Star
一輩子都住在美孚的 Star。

 

地區版「三權合作」 居民參與被剝奪

 

開始接觸社區事務後,才發現地區上的利益關係錯綜複雜。雄據美孚的建制派議員,舉辦大量聯誼消閒活動。每次剛貼出活動海報,門票已告售罄,原來門票已留起予相熟街坊,建立裙帶關係。

 

除此之外,在地區的管理和規劃上,居民的聲音也不被重視。美孚往荔枝角游泳池的通道,突然改劃成人車分隔,更花費了 1600 萬興建行人上蓋。「我唔係完全反對做呢啲工程,但唔可以接受工程完成先被通知。翻查區議會文件先見到有『李女士提議』,都唔知邊個嚟。」Kenny 直斥,如此的諮詢模式是這年代不可接受的。他們又指出,該路段由於本來行車量極少,行人素來會直接在車路上行走,一直相安無事。當區區議員由此至終均沒有向居民解釋改動,民間智慧所建立的街道秩序就此被打破。

 

也是自幼長居美孚的 Kenny。
也是自幼長居美孚的 Kenny。

 

管理公司與業主立案法團的關係,也是千絲萬縷。事忙遲來的 Kitty,甫到埗就一口氣跟我介紹了他們最近與管理公司及法團周旋的大堆內容。「原來業主係唔可以直接搵法團嘅,所有野由管理公司出面!」原本業主立案法團理應是監察管理公司的機關,在美孚兩者卻異常友好。他們留意到,法團選舉期間,有大廈保安讓不知就裏的長者提交空白的投票授權書,支持某候選人,「同掌心雷無分別。」區議員與管理公司的關係亦不遑多讓,建制的海報傳單鋪天蓋地,作為居民的美孚家.政成員,傳單卻難以入屋。Kenny 說:「區議員、管理公司、法團嘅關係,咪同政府一樣,係三權分立變三權合作囉!」

 

為與法團周旋,頭一遭要處理如此大疊文件的 Kitty。
為與法團周旋,頭一遭要處理如此大疊文件的 Kitty。

 

面對社區事務上的種種亂象,Star 解釋美孚家.政的定位:「我地唔係想豎支旗出嚟『抗衡建制派』,而係本來應有參與社區事務嘅方式被扼殺,然後發現居民要行埋一齊,團結先有位置關心。」作為美孚的長期居民,他們都表示,家門口的事最值得關心──雖然刻下很多人並不這樣認為。

 

「我地唔係服務街坊」 破解寵壞文化

 

令居民冷漠的,莫過於「蛇齋餅糭」──如上文提到的美孚現況一樣,區議員靠蠅頭小利、或者「成功爭取」攏絡支持者。對幾位美孚家.政成員來說,這種把街坊寵壞的文化,不只牽涉議員的政治誠信或廉潔,更是在在把居民原有參與社區事務的機會和能力剝奪了。

 

「講真普選反而仲易明。你要講清楚一個公園一邊係私家地,一邊係政府土地,中間條綠色線就係條界,仲複雜。」對社區事務感到難以介入,除了是繁瑣的行政和官僚程序使然,更深一層的是,太多我們應該親手做的事,都有人代勞了。

 

「試過有不同政見街坊同我地講話,『出得嚟服務街坊』乜乜乜,我地立即回應,我地唔係服務街坊,」而是希望共同爭取屬於自己的權益,拿回應有的參與權利。Carol 說:「這是將街坊 deskill 的區議會文化,所有事情由議員包辦了,街坊自然無從參與社區事務。我們希望改變這現象。」

 

言談間,我們提起早前老居民運動組織者、前公屋評議會羅就先生的一個訪問(羅就:代議政制攆走居民運動|端傳媒),羅指出政府引入區議會選舉,正是整個寵壞文化的基礎:「當有了議員的辦事處後,居民組織就開始鬆散了,因為居民可以找議員代勞,使得居民無法磨練。」羅就批評的,其實包括不少民主派的議員,認為非社工或居民組織的議員,大都「寧願直接為居民代言,省卻為居民賦權的工作」。由居民自發成立的美孚家.政,可以在老一輩看淡的情況下,殺出一條血路嗎?

 

科技帶動 網上命運自主

 

「我覺得科技真係好重要。而家社區裏面有咩事,好快就通哂天,大家已經喺網上討論緊;要搵區議會、政府部門文件,網上任 download。」Kenny 這樣回應。

 

現時互聯網發達,資訊交流比以前容易得多,居民要獲取所需資訊,在網絡上進一步凝聚,比以前容易得多。即使保守的區議員或相關部門企圖封鎖資訊,也不像以前般容易了。他們認為,現時像美孚家.政這樣的居民自發組織,其力量有潛質逐漸蓋過傳統的保守力量。

 

「揭發保守區議員原來是為選票而做政績工程後,他們將會被唾棄,居民已不再需要代理人。」Kenny 和 Star 這樣總結。老一輩居民運動組織者所指出的難關,他們有信心能夠衝破。畢竟,經過雨傘洗禮的一代,已經把運動的口號融入生活了。

 

「這是網上的命運自主。」

 

一起走下去

 

參與美孚家.政大半載,最大感受是甚麼?

 

「攰囉!」Kitty 衝口而出。「真係好攰架,從來未試過要處理咁多事務,要睇咁多文件,大家都係義務工作,大部份成員都有正職。」的確,社區工作所花的心神,比起關注政改等大議題亦來得更多。當中大量人與人的工作和溝通、地區上的各種小事,對他們而言都是一個新嘗試。

 

幾位成員都表示,希望有更多機會在社區上討論政治議題,但明白公民意識、民主參與的文化,必須由實際可行的微小處做起。
幾位成員都表示,希望有更多機會在社區上討論政治議題,但明白公民意識、民主參與的文化,必須由實際可行的微小處做起。(照片由美孚家.政提供)

 

「一路走來,想做好一件事,我諗係作為香港人嘅本份。」Kenny 認為,即使香港人看重金錢、實利,監察公共資源運用、衝擊利益集團,從微小處擊破,都絕對是應該向街坊提倡的。

 

Kenny 說,鉛水事件中,在鼓吹自利地提供濾水器購買指南、完全無私地聲援啟晴邨居民之間,他們選擇中間落墨,發起聯署要求業主立案法團為本邨大廈驗水,希望實利行先的香港人可以踏出一步。
Kenny 說,鉛水事件中,在鼓吹自利地提供濾水器購買指南、完全無私地聲援啟晴邨居民之間,他們選擇中間落墨,發起聯署要求業主立案法團為本邨大廈驗水,希望實利行先的香港人可以踏出一步。(照片由美孚家.政提供)

 

「美孚家.政嘅組織 dynamics 好好,十幾名成員包括老中青,有退休人士、在職專業人士,亦都有家庭主婦;除咗熱心政治、支持佔領嘅人,亦都有熟悉社區嘅『地膽』,係一個好難得嘅組合。」Carol 有信心美孚家.政的聚合,能一起走下去。

 

Kenny 說:「我嘅願望係美孚家.政消失,即係美孚已經無問題!」Carol 回應:「咁又唔好咁講,愛自己社區先會做呢件事嘛,好浪漫吖!」

 

還有兩天就到 928 一週年,香港人,我們還會一起走下去嗎?

 

DSC_3566

 

美孚家.政 FB 專頁

 

《一年過後》系列專訪:

 

社區公民約章:公民社會的新起點?【一年過後】(一)

被捕後,你會見到的那些人 – 義務律師團隊【一年過後】(二)

從金鐘築路障,到土瓜灣修家居修人心 ─ 「維修香港」【一年過後】(三)

日日去鳩嗚 我圍旺角差館 ♫ ─ 訪問鳩嗚團友 【一年過後】(四)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