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去鳩嗚 我圍旺角差館 ♫ ─ 訪問鳩嗚團友 【一年過後】(四)

DSC_3448

《一年過後》系列專訪

 

文:小麗 攝:戴毅龍

 

一句年青人鬧着玩的歌詞,旺角鳩嗚團的叔叔嬸嬸卻真心誠意堅持了超過三百日。由最初被視為純粹烏合之眾,行一個圈都受警方武力打壓,經歷過藍絲不斷挑釁生事,政治分化,日日鳩嗚至今接近一年,終於成功在西洋菜南街打出一片穩定的民間論政空間。旁人都會奇怪,這班叔叔嬸嬸到底何來這份動力,把一個鬧着玩的概念化為現實。

 

現在無論是政黨要發怖政治消息、巿民想發表演說、甚至 618 大奇蹟日開香檳慶祝,晚上菜街百老匯戲院對出都是尋找同路人的好地方。熟知他們的人,看着他們這三百多天以來的種種經歷,真會感覺到這班名不見經傳的叔叔嬸嬸憑着不屈的意志,為香港創造了一項可愛的事蹟。

 

他們容或脾氣火爆,大情大性,許多成員更是三句不離粗口,但卻能因為其率真的個性建立連繋,彼此接受,從而化解矛盾。

 

仗義每多屠狗輩

 

「所謂仗義每多屠狗輩,我地鳩嗚團友嚟自草根,外表亦唔出眾,但係屠狗輩嘅內心都係好真誠嘅。我地就係用呢份心意去追求真普選。」79 歲,自 89 年後就積極參與香港民主運動的退休的士司機吳伯,每晚都落旺角西洋菜南街鳩嗚。

 

退休的士司機吳伯
退休的士司機吳伯

 

鳩嗚團友到底是否都是屠狗輩呢?憑現場觀察和訪問,雖然大部份團友都是來自基層,如運輸業、建築業、飲食業,家庭主婦等等,但亦有不少文化人,音樂人,專業人士和做生意的富裕一群,背景可謂相當多元。不過無論如何,落過場的人也一定會感受到那種當下即是,四海之內皆兄弟的基層文化。

 

旺角清場後那段日子,巿民為響應特首呼籲紛紛湧往旺角鳩嗚,那時警察多番使用警棍及嚴重武力驅趕途人,有一晚甚至把參與者圍困在香港仔魚蛋對出,連議員陳淑莊都趕來救忙。錢小姐翌晚落場時,發覺街上的人都散得很開,分辦不到誰是同路人。在情勢兇險的當天,她不怕警察及藍絲的壓力第一個舉起黃傘,就漸漸把同路人集結回來,自始風雨不改每天落場,因此就成為團友間的核心人物。

 

錢小姐
錢小姐

 

建築工人阿曹指,直到今天鳩嗚團己趨穩定,「有三樣野係一定做嘅,第一樣係每晚圍繞菜街同彌敦道行一圈既鳩嗚遊行,第二係逢星期五搞名人黎講論壇,第三樣就係主動出擊社會事件。例如劏房戶,拒絕假普選,鉛水事件,聲援被捕人士。其他就自由發揮。有人嗌咪做文宣,有人負責物資。」他們每晚大概八點左右集結, 十時開始沿菜街至彌敦道遊行一週後散去。團友們的機動性十分強,尤其當大家都已經集合在同一地點,消息流傳就會十分快,有任何突發行動都能立時動員一百幾十人參與。

 

DSC_3416
建築工人阿曹

 

因為熱心,團內許多參與者都身兼幾個團體。我們會在此碰見維修香港的裝修師傅、法律支援小組的成員、鉛水事件的常客、617 約章的支持者、光復行動的參與者等等。想與其他傘後組織取得聯絡的話,你總可在鳩嗚團尋到相關人脈。正如岑敖暉所說,彷彿到處都會見到鳩嗚團友的身影。他們是那樣熱心參與公共事務,也因此成為傘後行動很重要的一支力量。

 

吳伯認為鳩嗚團就好比一個練兵場,經過三百多天的磨練,已很有效地訓練了團員的抗爭意志和機動性,「相信呢種抗爭形式一定會擴散開去,成為一種全世界學習嘅新抗爭模式。」

 

大隱隱於巿的勇者

 

聽着幾位團友就抗爭手法侃侃而談,會對這班被外界以為是有勇無謀的團友刮目相看。其中一位團友表示,他從前不大懂得政治,這三百多天的佇立於他而言是修行,每晚或者入定沉思,或者發言寫作,令他們對政治前路與自身的行動有更深領悟。

 

在任何衝突場面都會走在最前線的吳伯,旺角清場時多番被打傷,亦有參與反水貨的光復行動,對勇武一詞卻有更深見解:「我覺得真正嘅勇武唔係被打咁簡單,係亦要勇於被捕,然後唔好搵律師打官司,不抗拒,直接坐監。呢啲先係真犠牲,咁先可以做到好似甘地同馬丁路德金既感召。」

 

阿曹則引用孫子兵法指,「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固然已是用兵的極高心法,但真正的至高境界乃是「不戰先勝」,鳩嗚團正是能夠做到這點。無論警方如何打壓鳩嗚遊行,他們都是堅持每晚行一個圈,倘若警察拘捕團友,鳩嗚團亦例必到警署大力聲援。經過三百多天的堅持及不胡亂作武力衝擊的克制,阿曹認為他們已經用堅毅的意志把警察折服。「我同啲警察講,我地係唔會放棄嘅!當你堅持一樣野堅持得徹底,連你嘅敵人都會顧忌你。」

 

錢小姐也認為真正勇武是不退避。即使警察拿起警棍,她也多次主動把自己的頭奉上。退休前是懲教署負責管倉房的懲教主任,這個背景使她明白,只要大量巿民一同不作拒絕直接坐牢,對監房而言會造成很大壓力,對管治者也造成很大麻煩。也因為這背景,錢小姐對警察在佔領期間的過份使用武力尤其氣憤,使她走上街頭。

 

一方有難八方支援

 

原以為錢小姐這類每天落場的鳩嗚常客應該都是油尖旺一帶街坊,豈料受訪四人的住處卻是天南地北,偏佈、天水圍、屯門、九龍塘及黃大仙,更有團友家住東涌,反而住在旺角的團友很少。大家長途跋涉每天堅持,錢小姐承認最初純粹是源於一口氣,不甘心爭主普選的運動就此終結,但堅持下來之後,卻覺得這種抗爭手法有夠創造更大效用。

 

阿曹認為,來自不同背景的鳩嗚團友,經過長時間磨合產生了「合作而不團結」的默契,可說是開啟了全民抗爭的新典範。團友之間其實沒有人領導,也沒有組織,每個人都有自由幹自己認為對的事,不支持者就純粹不參與,減少了爭權的情況。當遇到外人侵犯大家則會一致對外,每個人都覺得自己有責任主動幫手解決,因此就有化解危難走下去的能量。

 

退休生意人歐陽先生認為「堅持落去就係勇氣,最開心就係好多巿民行過會俾個 like 我地。」阿曹一臉自豪地補充說:「做咗咁耐真係能夠感受到巿民嘅支持,尤其近兩三個星期,好多藍絲走嚟打人,之後嗰幾日就見到附近圍觀嘅巿民有七成都係舉機幫我地影相同埋拍片嘅,大家都走嚟幫手保護我地,真係感受到嗰份溫暖架!」

 

退休人士歐陽先生
退休人士歐陽先生

 

往後的發展如何?幾位被訪者分別表示,能做的就盡量做,沒有真普選誓不罷休!

 

執筆之日剛好遇上鳩嗚團三百天記念,場面一片熱鬧,其後遇上藍絲挑釁爭執,警方拘捕了三名團友及一位嘉賓,看到百多二百位團友義無反顧到旺角警署圍差館通宵聲援,法律支援小組急喚義務律師 Donna 漏夜趕來保釋,真的感受到公民社會中那種無私付出的精神和相互支持。

 

DSC_3391

 

《一年過後》系列專訪:

 

社區公民約章:公民社會的新起點?【一年過後】(一)

被捕後,你會見到的那些人 – 義務律師團隊【一年過後】(二)

從金鐘築路障,到土瓜灣修家居修人心 ─ 「維修香港」【一年過後】(三)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