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都.婚攝.血淚史 011:「後生仔,做嘢姐」(下)|陳家富

20150921 金都 011

 

《金都.婚攝.血淚史》連載中

 

011
<「後生仔,做嘢姐」(下)>

 

上集請按此

 

經過一個災難式嘅上半場,已經對校長無曬期望。唔反佢面純粹係敬老,但係我唔想再同佢講嘢。因為你清楚佢永遠是對的,而你係錯硬。慳返啖氣又係新嘅一日。但係校長好似每分鐘都有講話要發表,仲一定要有聽眾。

 

校長:「你今個月幾多單呀?我十三單,公司單單都搵我咁滯!」

 

八舊水一張單,講到自己好威威好多工開咁都算,最大鑊係點解呢 D 咁嘅師傅仲有得開工…?

 

「你頭先成碌木咁企響中間,我淨係影到個新娘子個樣,新郎哥得後腦枕咋!」「唉連五完我都唔係影得好順,不如下半場你試下話事啦!」

 

我走埋校長身邊細細聲講:「不如咁,有咩等落場先講好無,你唔係唔知你講嘢幾大聲架啦。」

 

係,我地仲響男家。呢段對話係入曬個客耳仔嘅。雖然係有師傅真係對個客有嗰句講嗰句,但都唔使自爆 hea 影啩。同埋自從「開開心心永結同心」之後,好明顯兄弟姊妹係對我地充滿敵意嘅。

 

落場嘅時候,我扮曬有嘢做無跟大隊飲茶,校長仲話:「有免費茶做咩唔飲呀?後生仔儲吓錢啦!」。唔喇,我需要透下大氣,我要訴苦,校長你自己 solo 啦。

 

※ ※ ※ ※ ※

 

我打咗比賤 Man 探下口風:「我想問…你有無 part 過校長?」

 

賤 Man:「有!金都投訴榜三甲吖嘛!你今日 part 佢咁爽皮?」

 

我:「頂唔蒲喇,不如你幫我影下半場啦,我好唔舒服。我 feel 到收硬投訴…」

 

賤 Man 賤笑左兩聲:「佢有無大嗌『奶奶派大圍利是,人人有份!攝影師都有份!』咁呢?」

 

我:「……點解老細仲會用佢?」

 

賤 Man:「怕且你今日唔係流浮山就大嶼山出門喇係咪?」

 

我:「梅窩囉,咁又點呀?」

 

賤 Man:「無人肯去果 D 咪掟曬比校長囉,最有價值攝影師嚟架!」

 

恍然大悟,我又長知識喇。住得遠都係罪過。賤 Man 話只要我正正常常做多排,就唔使 part 校長,佢會 part 番佢黃金拍檔,who is 並列投訴榜三甲。

 

我:「請問邊個係投訴榜冠軍?」

 

賤 Man:「咪你老細囉!」

 

※ ※ ※ ※ ※

 

晚宴 call time 係六點。我潛意識令自己遲十五分鐘先上去。一上到去,見到校長影緊新人合照喇。佢如常大聲指揮:「新郎哥唔好好似駝鳥咁縮起個頭呀,唔好睇呀!」今鋪我死硬,準備轉行都得喇。

 

食飯果陣,部長問我地飲乜。我要可樂,校長制止咗我。

 

「你無睇新聞架咩,飲可樂嘅營養價值同飲坑渠水無分別架咋!」係,我有睇過類似報導,不過你由我去死啦。反正同枱咁多兄弟姊妹都係陪我一齊飲緊坑渠水,唔好理我啦。至於校長就叫部長比紅酒佢,因為「飲少少紅酒對身體有益」。

 

兩杯坑渠水落肚,我忍唔住打量校長呢個人,到底佢超凡嘅自信係點嚟。點解自己咁無自信,點解要淪落到同佢做同事…不禁嘆一口氣。

 

校長飲到紅都面曬:「做咩呀,驚條花絮唔好睇呀?」唔使我驚,平時都炒,今日係炒多兩錢重姐架啦。

 

校長繼續:「怕咩呀,D 掌上壓有咁快鏡得咁快鏡,兄弟互咀就有咁慢得咁慢,你老細剪咁多年片,食糊方程式嚟架啦!」佢同老細果然係同一類人,九十年代嘅招數用到今時今日。但係我又唔出得聲話佢地 out,因為我「新」,唔好「未學行就學飛」。

 

卒之捱完個送客。按照老細慣例,我又要影番個比一對新人自己睇番的「ending」。Ending 係乜?Ending 即係訪問下對新人今日點呀,辛唔辛苦呀 etc…重點係對鏡頭講 byebye,方便老細剪片果陣收尾。好心經過全日港式婚禮轟炸式行程,早 D 放新人休息好過啦,真心唔明個 ending 用意何在。但係校長摩拳擦掌一定要做,「按足本子辦事,長撈長有吖嘛!」。

 

校長:「新娘子,今日感唔感動呀?」

 

我笑到手震,忍得好辛苦。

 

校長繼續:「新郎哥今日表現值幾多分呢?」我開始 feel 到自己好似新聞攝記,唔係婚禮攝影。

 

「咁攝影師嘅表現今日又值幾多分呢?」吓?

 

新人都好比面:「一百分啦!」喂,唔好有鏡頭對住就咁虛偽啦,我支持你爆佢架!

 

校長露出猥瑣而得米嘅笑容:「咁一百分係咪應該…有 D 獎勵呢?」我屌!真係比我估中咗!!

 

※ ※ ※ ※ ※

 

如果今日係一個童話故事,最後應該係無事發生 happy ending,但係呢個係現實。第二日老細就打嚟詐型了,話佢比人投訴。罪名包括「R 利是」、「無禮貌」、「開工時間飲酒」、「口臭樣衰」等等。

 

老細:「我問你,校長係咪同個客講話佢成隻烏龜咁縮埋個頭?」

 

我:「吓?我聽到係駝鳥架喎!」

 

老細:「做咩唔阻止佢呀?你係佢拍檔,你有責任控住個場架!」 又係我衰?

 

後來,我提出唔想再 part 校長。但係老細同 sales P 姐係無必要聽我話,結果三不五時都係撞番佢。當然我漸漸搶番多少少主導權,減低傷亡數字。但係發現都唔係好對路,一日咁做落去,一路都係佢地嘅後輩。

 

我開始同自己講,要盡快跳出嚟,盡快跳出嚟。都係果句,唔食唔使唔交租,做夠三十單就可以買自己嘅單反相機用來開工,再做多廿單就可以買部 notebook 剪片,自立門戶。諗返起呢段搏命搵錢的故事,其實都幾勵志,拍得住校長同老細果代人嘅「獅子山下」精神啩,好似係。

 

《金都.婚攝.血淚史》

有血有肉,賤賣青春
震撼700萬人嘅攝影佬成長日記

「金都,就是我們的獅子山精神」

作者:陳家富
圖片:陳家富及游永富
wesellyouthcheap@gmail.com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