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公民約章:公民社會的新起點?【一年過後】(一)

社區約章 BY JOHN CHOY
圖:蔡旭威

 

還有一星期,就到 928 一周年。一年過去,真普選尚未成功,在雨傘下啟蒙的一代,現在何處?蔓珠編輯室走訪不同傘後成立的新團體,與他們分享仍需努力路上的所思所想。系列將一連七日送給大家,願以此與各位共勉,一同為香港的未來而奮鬥。

 

一年過後(一)社區公民約章:公民社會的新起點?

 

對佔領運動的反思

 

如果問大眾對岑敖暉的印象,想必就是那幅帶點天然呆而富正義感,眼神澄明的社運男神被警察圍捕的經典照片。然而眼前徐徐而來的 Lester 卻消瘦了起碼 10 磅,拿着書本帶着點孤寂與沉鬱,不禁令人想到,是雨傘運動帶來的精神耗損造成身體上的消耗了嗎?昔日的學生領袖今日有何新方向?

 

「當時從罷課演變為佔領運動,壓力自然很大,去到 10 月中的時侯其實已明知我們已無牌可出,一切已走到極限,唯有上京及有 1130 的事,可說是迫於無奈。」對 Lester 而言,1130 的問題不在於是否應該升級,而是沒有把握好細節與時機。「為何我們沒有做好協調及組織,與參與者好好溝通?為何我們不是開全民大會,沒有與眾多參與織共享權力?」

 

反思原因,Lester 的答案是「只能說是想漏了和蠢了。」由罷課開始運續不斷的通宵行動、漫長的拘捕扣留與密集的會議令他意識時而混亂,因此未必能設計出最完美的策略,亦不期然因循舊有的領導模式。故此他認為部份運動參與者對他們幾位學生領袖的怨氣是可以理解的。於他而言,行動失敗可說是一場共業。

 

「因為我們沒有將權力下放,過份集中於幾個人身上,整場運動的形式過份依賴一種賢人政治的模式。但其實賢人政治的模式需要天才形領袖,如普京,毛澤東,不是人人做得來。到後來試過想下放權力到中層組織,但當時不少人都反對成立聯合陣線。」去組織化的風氣正是如火如荼。

 

談回憶時 Lester 眼神不時帶着痛苦,自言完了運動,反思過往種種組織上的失誤時會有所愧疚。

 

在社區重新出發

 

一年的沉澱讓他成熟了,明白到搞政治需要很大學問,自己目前過份空白,內涵不足,必需好好裝備自己。這包括讀書,也包括從實踐中學習。而在這過程中,他既在社區公民約章運動中找到了新希望,也在其他社運的新參與者身上明白到年青人應該放下傲慢,學懂謙卑。

 

他認為過去香港整個公民社會的萎縮很大程度源於社區關係的衰微。過去幾十年全盤的商業化與金融化使我們的社會與空間規劃都變得非常功能性。我們會把生活與空間切割為多個不同部份,例如工作、消閒、購物、休息等,表面上十分齊全,但這種全盤規劃卻讓我們的生活喪失了自發性與創造力。

 

社區關係變得冷冰,與新界東北居民那種視整個地區就是自己的家的感覺截然不同。透過約章運動,倡議者希望建夠透過建立社區內人與人的連繫及商討文化實踐生活的民主化。即使有些人對約章運動不盡看好,Lester 認為從來沒有任何運動包保一定成功,但這卻是香港目前最需要的一種改變。因為感覺到這份需要,他也就越來越投入約章運動。

 

另一方面,他亦在其他參與者身上學懂了謙遜。「在佔領後的其他行動,如鳩嗚,到警署聲援等,我們已甚少見到年青人的面孔。參與者主要都是一些中年人,尤其中年婦女。她們過往在運動中都是被忽略的參與者,然而這些日子裏,我們卻能見到他們是多麼堅實。我認為青年人應該多向他們學習。正如 Karena 一直讓我覺得是個工作能力超高,十分有效率,似乎不用休息的人,這些都讓我十分敬佩。」

 

壯大中的新力量

 

眼見 Lester 所承受的壓力與自我質疑,政治素人 Karena 認為其實責任不應只在他們幾人身上,面對困局,受他們感召站出來的其他人都應該一同思考與改進,互相支援,期望下一波做得更好。

 

Karena 既是約章運動的其中一位發言人,也是流動民主課室的最核心統籌人員。這場運動前,她自言自己是一名害怕與人接觸,連搭地鐵也不敢,要乘巴士的宅女。但運動的經歷卻為她帶來了許多正能量,讓她覺得縱使不是立時可找到終點,但面前仍有去路。尤其約章運動強調以社區作為基礎,在過程中有很多商討,讓她看到民主的培訓與實踐,見到民主化的生活基礎。

 

從 Karena 的身體語言及眼神,我們可以感受到那份洋溢滿載的拼勁,也很能感受到這批政治素人為運動注入的強大新力量。或者我們會好奇這份拼勁何來,她說:「流動民主課室做近做了一些區議會選舉的資料庫,過程縱使非常辛苦,但我們一班義工都在義無反顧地做,那使大家起初所知都不多,亦有全職工作要兼顧,但大家都好努力,過程中我們有很大得着,也我覺得運動是不斷壯大。」

 

流動民主課室是約章的倡議團體之一,Karena 也就順理成章參與了約章的統籌者之一,對於外界對約章成效的質疑,她的回應是:「那要看你怎樣定義成功。我覺得現時我們尚在內部組織的鞏固階段,我見到的是有越來越多新人加入,他們的參與也擺脫了過住純粹被動的義工模式,而是學習如何當一個組織者。所以我好感受到這運動可以散發開去。如果說,運動中看不見的權力下放與文化轉變,其實在這裏我們可以很強烈地感受到。」

 

任暴雨下志向未倒下

 

有人說香港人在整場運動中根本一無所得,正能量女神 Karena 並不認同,她認為自己在這場運動得多許多啟發,獲得了非常寶貴的經驗。Lester 亦認為現在並非蓋棺定論的時候,一切仍未到盡頭,我們應思考的是如何引發下一波運動。既然如此,面對種種未知與迷惘,他們走下去的信念何在?

 

「記得當時經常要在佔領區內過夜,有次清晨在煲底睡醒走到麥記吃早餐的路上,在石壆旁佔領者搭建的梯階看見我的一位拿一級榮譽的畢業的大學師兄很熱心地扶著別人。到下午我再經過的時候,他仍在同一位置做着同一事情。這畫面讓我有很深的感覺。當日我們許多人,明知自已在做的小事不見得與民主運動的成敗有什麼直接關係,但我們都是如此拼着熱心去做,證明大家都不單是為求直接成功而去做的,而是在當中有渴望付出渴望創造什麼的心。」Lester 認為佔領的 79 天,我們其實是創造了一個緊密的社群,亦示範了一個烏托邦的存在可能。

 

「對這種美好生活的記憶,會讓我們願意繼續追求改變。即使遇到困難,這記憶仍會成為我們追求下去的力量。」Karena 如是說。

 

如果說,佔領運動只是為香港的民主運動播下了烏托邦的種子,一年過後,盼望這株多元並進互相扶持的新苗能茁壯成長。

 

文:小麗
圖:蔡旭威

 

《社區公民約章》運動 FB 專頁

 

下一篇:被捕後,你會見到的那些人 – 義務律師團隊【一年過後】(二)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