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次再聚時,該在哪裏等?|溫思棉

20150907 金禾田烏冬 圖

 

夏日午後的時間是鬱悶的,這種空氣惹人煩躁,於是決定隨意上街逛一圈。

 

自從升上大專後,上學上班都不在大埔,一旦周末在大埔亂逛,總有一種陌生而熟悉的感覺,每一個街口我都記得,每一條馬路我都記得,但重要的東西卻隨時間而消逝——去年秋天母校倒下的南洋杉,今年春末迫不得已砍掉的木棉樹,今年夏初家樓下倒閉的報紙檔,還有……今天發現倒閉了的拉麵店。

 

拉麵店的門面很小,就連店名都被旁邊時裝店放到街邊的衣服掩蓋掉,只剩下小小的玻璃趟門,午後的陽光斜斜打在大樹上,樹影就落在店門前,店子就像秘密花園一樣,隱沒在鬧市之中。

 

第一次光顧的時候,一拉開門,一個人都沒有,安靜得很,只聽見平井堅的歌聲。我點了一個豬頸肉拉麵和熱柚蜜,就從背包裏拿出剛從圖書館借來的龍應台。麵到了,就慢慢吃。吃飽了,就繼續讀《孩子你慢慢來》。讀完,才離開。離開前,我說︰「不好意思,待了好久。」店員說,沒所謂。

 

於是,每次我想要安靜的時間,或是想要讀書的時候,我都會去吃個拉麵或是掛烏冬,飲杯熱柚蜜,讓時間在店內慢慢流走。

 

有一次,突然想介紹這間拉麵店給一位友人,她吃過一次後,當我每天在學校課室溫習時,她都會掛著一副笑臉來問我︰「甚麼時候走?」「唉,一看就知道你餓了。」然後就去拉麵店,六時多才去廣福自修室繼續溫習。

 

雖然沒互相承諾過,但我們都不想這個地方讓其他朋友知道,漸漸地這個地方就成為我倆一個小秘密。畢業後再聚,她問︰「在哪裏等?」我說︰「拉麵店。」我也從沒刻意記著店的名子,只喚它作「拉麵店」;雖然店的名子是「金禾田手打烏冬專門店」,我還是慣性喚它作「拉麵店」。

 

突然想吃掛烏冬,我又走到店前,卻發現玻璃趟門不復再,拉麵店換成了粥店,夏日的煩躁消失了,鬱悶感卻纏繞在心,不願離去。

 

下次再聚時,該在哪裏等?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