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青的人類觀察日記:在炎熱與抑鬱的星期六|溫思棉

20150905 廢青的人類觀察日記 1

 

偶爾跑至海邊,大概是因為假日的關係,連平日人跡罕至的碼頭也人多起來,於是打算待一陣子就回去。

 

走至碼頭盡頭,驀然發現有四個人正坐在石梯上垂釣,一時興起,就倚著欄看看垂釣到底是怎樣的一回事。

 

坐在石梯最高的位置的是年幼的妹妹,跟父母來垂釣。比起一般的孩子都要安靜,但還是會禁不住細聲說話,還是會因為釣不到魚兒而四處走動。

 

突然,一直不作聲約四十多歲的大叔抓起一塊毛巾,握著魚竿的手用力一拉,一尾手掌般大小的魚兒就躍出水面。大叔就把魚線輕輕拉回來,把魚兒放到毛巾上,放下魚竿,亮起掛在頭上的燈,細細一看,就輕輕按著魚兒,從它的嘴裏取回魚鉤,把它放回水裏。

 

然後,他又在紅色的桶子裏抓了一把泥土色的魚餌,按了一按,就放到魚鉤上,輕輕一拋,魚線就慢慢地由螺旋型變成直線,魚竿的端部也隨之而微微彎起來,魚鉤沉下去後,大叔就把魚竿擱在釣箱上,把抓過魚餌的手放到盛滿水的桶子去洗一洗,用毛巾抹一抹,又握著魚竿了。

 

同一個動作重複了數十遍,大叔仍饒有趣味地坐在同一個位置上,偶爾有單車友經過,車頭燈亮得刺眼,或是聊得興起沒留意四周的氣氛,我和那一家三口都會轉過頭去看看發生甚麼事,但大叔仍然用同一個姿勢看著海面。

 

又有騎單車的人來了,他把單車靠在欄旁,往下一瞧,就跟我一樣倚著欄看垂釣的大叔。

 

大叔重複著同一個動作,在桶子裏抓了一把魚餌,按一按。突然,那騎單車的人大叫了一聲︰「喂!」大叔沒聽見,他又叫了一聲︰「喂!」大叔終於抬頭一看︰ 「啊……抱歉,我沒聽見。」那人笑說︰「白釣啊!」大叔輕輕說了一聲︰「嗯。」又說︰「帶狗出來嗎?」「沒帶,明天吧!」「哦。」然後又把魚餌拋進水裏, 那人也騎著單車回去了。

 

魚餌總是被吃掉,魚兒卻沒上釣,偶爾有凶惡的魚兒咬到魚餌,連魚竿都跳起,大叔捲回魚線,卻只見魚鉤,不見魚兒。大叔卻仍然樂此不疲地重複著相同的動作,維持著同樣的姿勢。

 

就這樣,我看了兩個小時,風愈吹愈強,我就跑回去了。

 

#‎廢青的人類觀察日記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