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星人的羅生門(三)|茶島貓之介

20150904 外星人的羅生門 三

 

外星人的羅生門(一)

外星人的羅生門(二)

 

「你別過來!」我大聲喝止楊阿倫,雖則他仍未露出猙獰的真面目,仍化身做一個普通的地球人。

 

楊阿倫微微一怔,「你幹嗎臉青口唇白?」

 

「不用惺惺作態,」我喘著氣說,「我已經知道你外星人的身分。你講,你到地球來究竟有何目的?」

 

楊阿倫起初好像聽不明,半晌,有點忍悛不禁的說:「你是因為剛才……」

 

「我猜到你會怎樣狡辯,你想說我聽錯了,是不是?」

 

「你沒聽錯,只不過誤會了,我剛才是跟拍檔談一部微電影的宣傳口號。」

 

他這樣說,確令我動搖起來,真的是我太多疑嗎?正當我感困惑之際,我瞥見他的眼眉輕輕一抖,他的眼神似乎有點閃爍。我馬上洞悉他的詭計。好危險啊!差些便著了他道兒。有人會問:這種所謂證據是否太兒嬉?傻的嗎,不知幾多人看荷里活電影,被那些一見鍾情的橋段深深打動啦,一個眼神足以成就一段可歌可泣的感情,又不見有人質疑?我從他臉上流露的蛛絲馬跡來判斷他撒謊,理由怎會不充分?

 

「這些講法只是用來掩飾你的不軌企圖,別當我是三歲小孩!」

 

「你看得科幻電影太多了。」

 

經他一說,作為一個有偵探頭腦的人,又真的要再推敲一下。難道真的是我想像力太豐富?不是啊!那些科幻電影的主角,起初告訴人家自己看見飛碟,或者和外星人有近距離接觸時,何嘗不是一樣被當做傻瓜,當做精神有問題?先知總是無法得到這世界的認同,必須經歷無數困難和考驗,才一步步的使大眾相信他。我雖然沒有甚麼特別才能,但既然上天揀選了我,要我擔起拯救地球的重任,我也沒辦法,只有盡力而為。

 

「我和朋友合資拍一部微電影,以反核為題材,我們研究了很久,決定大膽一點,從外星人的角度出發,看看地球人有多愚蠢。」

 

這個解釋實在強大,我很難一口推翻,我是講道理的人嘛,我在心裡嘀咕:「換一個角度來看,即使他不是外星人,亦不代表事情沒蹺蹊的,『外星人』可以是一個暗號,他正在做一些不見得光的事,當然要想法子掩飾。那麼『地球人』代表甚麼呢? 會不會……」

 

「我約娜子到來,除了聽講座,還想跟她談談,看看她能否飾演其中一個角色。」

 

我明白了!他原來要打娜子的主意。「地球人」是指娜子,地球人理應由外星人來統治,不就是意味著他計劃對娜子不利嗎?難道……他在策劃綁票?等一等,娜子本身很有錢的嗎,好像不是啊,若這傢伙不是求財,有甚麼理由想綁架她?不理了,總之他居心叵測就是。我真的替娜子不值,她那麼信任他,他居然設圈套坑害她,幸好有我,如果不是,便不堪設想了:「你不用再裝,我已看穿你的詭計!」

 

「似乎我和你很難溝通……」他轉身打算離開。

 

「你別走!」我有點火,「我不許你傷害娜子的!」

 

他搖搖頭,沒理我,朝通道的另一頭走去。我大急,腦裡湧現一個畫面:兩個戴口罩的傢伙把娜子推上一架客貨車內,砰的一聲關上車門。楊阿倫躲在暗處,窺看著整個綁架過程順利進行,嘴角一翹。「豈有此理!」我無名火起三千丈,一個箭步衝過去,從後箍著他的腰:「你這個壞蛋!」

 

他身體抖震了一下,隨即大力掙扎:「你幹甚麼?快放開我!」

 

「放開你?妄想!」

 

我和他糾纏了一會,氣力開始不繼,他趁機掰開我兩手,身子一卸,像鯉魚般滑走。我可不會這麼容易放棄,伸手一抓,又拉著他襯衣的衣角。「你傻的嗎?」他兩目一瞪,口快要噴火似的。我很明白他的心情,他處心積慮,布下陷阱,在快將實行時東窗事發,看來要前功盡廢,當然不甘心,不忿氣。何況,遭人揭發後,還很大機會給警方關進監獄,坐十年八載的牢呢!

 

「你們做甚麼?」通道上一間班房的門打開了,走出來的赫然是娜子。

 

太好了!我原來剛好返回原處,內心有一陣欣喜。娜子目睹我奮不顧身地與壞蛋搏鬥,只為保護她的安全,一定非常感動。這念頭不旋踵給她眼中的困惑和鄙夷瓦解。我是見微知著的人,精於鑑貌辨色。糟糕了!她看來是誤會了我,以為我惹是生非,無端向她的朋友動手。我不盡快解釋清楚,恐怕用光萬宜水庫的水也無法洗清我的嫌疑。我頓時停下,放開楊阿倫。

 

「我……」我一向能言善辨,但不知何故會詞窮。這下糟糕了,會顯得我心虛,而我越想解釋,就越不知如何開口。

 

「妳這個朋友對我有很大的誤會……」楊阿倫面皮真厚,眼睜睜把他的謊話再說一遍,毫無愧色。在他的口中,我是一個神經質,近乎不可理喻的男孩子。

 

「不是……這樣的……」我用盡力氣,才囁囁嚅嚅地吐出幾個字。

 

「但我明明看見你死命捉著阿倫不放……」娜子面露不悅。

 

我感到一陣暈眩,呼吸有點混濁。我從未試過這樣不舒服,暗叫不妙:一定是楊阿倫做了手腳,不知何時向我下毒。

 

這時候,課室裡其他人也湧出來,一雙雙灼熱的眼睛,不約而同地把焦點全集中在我身上。我的頭一下子重得像塞滿了鉛,兩條腿反而感到輕飄飄。我再聽不到任何一句完整的說話,只有雜音。世界迅速遠離我,我覺得地心吸力消失了,我面前是一片白光的海洋,開始天旋地轉,似乎有一架飛碟在天空上停著……

 

====================

 

人生第一次低血糖……原來咁痛苦架嗚……

 

當我逃離混沌的黑暗世界,第一眼看見媽媽,不禁吁一口氣。我沒有把實情告訴她。我不希望她擔心。就算她知道,亦不會相信。我看見她臉上泛起難得的笑容,就下定決心,即使天下人都嘲諷我,我也不會把真相說出來,換取公允的評價。我感到自己是一個孤獨的戰士,像一個臥底,正進行秘密調查,有天大的委屈但無法申訴。我有一個飽歷風霜的男人的心境,完全明白滄桑的意思。這時候最好抽一根煙,雖然我嗅到二手煙也渾身不舒服。

 

思潮起伏間,媽媽召來醫生診斷我的情況。

 

醫生說我很快可以出院。他們的反應,就像甚麼事也沒發生過一樣。我索性當一個聽話的病人。翌日早上,我便辦理出院手續,在媽媽的陪同下回到家裡去。我再沒有和娜子聯絡,連臉書也關掉。我要專心讀書。我直覺得我有一段重要的記憶給楊阿倫清洗掉。在飛碟內發生的事,再也沒法記起。我的身體可能埋藏著一個炸彈,外星人打算用我來威脅各國元首,迫他們就範。這個陰謀何時實行,我無法知道,但我發誓,到時我寧願犧牲自己,也不會給楊阿倫奸計得逞,傷害我深愛過的人。

 

我很傻,但我言出必行。

 

(完)

 

外星人的羅生門(一)

外星人的羅生門(二)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