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星人的羅生門(二)|茶島貓之介

20150901 外星人的羅生門 2B

外星人的羅生門(一)

 

沒想到往廁所的路途那麼遙遠,比尋找動漫展的龍尾更艱難。有得小解,似乎是走出這個迷宮的最大安慰。堂堂一所大學,幹麼不是每層樓都設置洗手間的?更失敗者,是路牌欠奉,累我走了不少冤枉路。我是沒有方向感,從旺角東赴紅磡也會去了上水,但我肯肯定這次問題不是出在我身上。

 

我對這間大學本來就沒甚麼好感,她的學生以穿頹 T 和踢拖而遠近馳名,簡直貶低了全港大學生的身分。誰也知道學士學位大貶值,但正因如此,大學生更要注意形象與儀容。不穿名牌貨,也至少醒醒目目,衣著整齊而光鮮,別給人錯覺,以為現今的大學生都是廢青。你自己窩囊就算,別殃及無辜嘛!所謂一葉知秋,這間大學的畢業生叻極有限,競爭力不會高到哪裡去。下年揀大學,真的要慎重考慮考慮。

 

「地球人理應由我們外星人來統治……餘下的,照原定計劃。」

 

我從其中一個廁格走出來,恰巧碰見楊阿倫在談電話。乍見我,他不無詫異,馬上掛斷了電話。我內心涼了一截,馬上想逃跑,奈何雙腿發軟,不聽使喚。幸而我始終是一個處變不驚的人,屏息靜氣了半晌,便恢復過來,若無其事的移動身子,挪向洗手盤。我打算打開水龍頭,但它似乎不受控制。楊阿倫掃描了一眼:「你的手抖得很厲害。」我差點大喊救命。他的真正身分被我無意中揭穿,沒理由不殺我滅口。媽咪啊,我恐怕不能兌現承諾,把書讀好,找一份有理想收入的工作,儲幾年錢,再成家立室了!我感到很悲哀,很蒼涼,都敏俊要離開千頌伊的心情,我終於徹底明白了。

 

「你哪裡不舒服?」楊阿倫走過來問道。

 

洗手間裡沒有第三者,他幹麼不趁機下毒手?莫非另有所圖?抑或害怕行兇後,處理我的屍體太麻煩,打亂他原本的計劃?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尚有一線生機。只要我裝作甚麼也不知道,而不被他識穿我,他便有可能放過我。頃刻間,我感到壓力極大,我每一句話都足以影響自己生死,甚至整個地球的命運。

 

「可能空氣太不流通吧……」

 

「我幫你。」他替我打開水龍口,我顫抖著嗓子說了聲謝謝,用水沖刷兩手。「一般香港人對反核議題興趣不大,像你這種年紀者更少。」

 

「娜子不是香港人嗎?」我腦裡同時響起一把聲音:「我覺得呢個人相當有嫌疑!」來自我小時候常常看的一個電視廣告。

 

「娜子確實比較特別……」楊阿倫微微一笑,表面上很友善,但我不會那麼容易被他騙到。我一句話 KO 了他,他一定很氣憤,快要發作。我感到很後悔。我不應該惹怒他,他現在隨時變回原形,向我施毒手,可能噴毒氣,亦可能撥腐蝕性液體,把我徹底溶解。我的處境前所未有地危險,我別無選擇,電光石火間,作出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決定。

 

我兩條腿不知為何注入一股勁,像箭一般衝出了廁所,頭臚沒差點撞破大門。平時我也會迷路,現在心慌意亂,更知不辨方向。我趕不及等升降機,一心往下衝,沒料到樓梯的盡頭給上了鎖,有無搞錯?走火通道來的啊!一定是楊阿倫暗中搞鬼。我只有往回跑。半路中途拐了個彎,轉方向,避開那個正在追殺我的外星人。走廊昏暗,我原以為有感應器,人一經過,電燈會亮。誰知不是,這傢伙真神通廣大,進一步證明他不是地球人。我感到自己像一隻籠中鳥,怎也跳不出如來佛祖的五指山。我的背脊涼颼颼,跑呀跑的,終於見到出口,我想也不想,大力推開防煙門,沿著樓梯一口氣跑上三層樓,再轉進一條筆直的通道,奔往另一頭。正當我停下來歇息,看著汗水一滴滴掉在地上時,我聽見腳步聲。回身一看,天啊!

 

(待續)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