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Nono

20150828春秋

 

「敬學聯!」兩罐啤酒碰在一起,金黃色的酒精從罐中灑落了少許。

 

他豪邁的仰頭,咕嚕咕嚕的喝下。

 

「喂!你就不怕醉掉嗎?」是不是該稍微的制止他?

 

「哈!怕什麼?十二點一到,我們再也不是正、副秘書長。只是一個二十出頭的大學生,喝醉不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嗎?」

 

瞟一眼牆上的鐘,還有 15 分鐘。很快,我們不是我們。

 

有些煩躁感盤旋在胸腔中,唯有學他大口大口的喝掉啤酒。

 

靜默漫延在學聯。

 

時鐘滴答滴答的走,在寂靜無聲的辦公室中更顯得刺耳。

 

「喂,你知嗎?我曾經為了 HEHE 團的存在而感到尷尬。」他低下頭把玩着手中啤酒罐的蓋掩。頭髮遮掩了他部份臉容。

 

「有嗎?那你又為何做些故弄玄虛的事?還以為你很享受。」再仰頭一喝,不讓他看到自己藏不住秘密的雙眼。

 

「哪有?全都是發自我內心而做的!」他認真的眼神仿似字字真心。

 

「這些情話留待跟你女朋友說。」哈哈的打着虎眼胡混過去。

 

十二時正的來臨。

 

「走吧!從這刻開始,我們再也不是學聯的成員。」他喝掉最後一口啤酒,背起背包準備離開。

 

「這麼快?」喃喃自語

 

二人收拾一切,依依不捨的回望學聯一周。

 

「砰」的一下關門聲,切斷他們跟學聯的關係。

 

沉默無言的離開大廈。

 

「我行這邊。」「我往那邊走。」二人同時說起。

 

一左一右。

 

這就是他們的默契??

 

「那,再見。」他道別後就轉身邁步。

 

「喂!」

 

他轉身回來。

 

「其實…我喜歡你,好喜歡。」認真的看着他,熱氣從雙頰中傳出,心臟急速的噗通噗通跳動着。

 

「…你應該醉了。」他先錯愕一呆,然後很快回過神微笑「不過…我也喜歡你!因為我們是合作無間的好兄弟!」

 

「…」嘴巴一關一合,喉嚨卻乾澀所說不上一句話來。

 

「真的不說了!我要回宿舍。我送你上的士吧。」他揚手示意截停的士,打開車門,把人推上車,報上地址,關上車門前說句「下次再見」。

 

之後,的士揚長而去。

 

回過頭從的士車尾的玻璃往回望,他已經轉身而去。

 

自嘲的苦笑。

 

一左一右、馬料水大學與半山大學、高登與文青。

 

大概,我們從來都不是同路。只是,剛巧的碰見又踏上分岔路。

 

從此,你是她的他,我是她的他。

 

一覺醒來,收到幾條訊息:

 

「你昨晚醉倒了!」

「你知道你跟我說了什麼?」

「你說你喜歡我!」

「嚇怕我!要不是見你醉得臉都通紅,還以為你是認真。」

「喂!還沒醒來?」

「你真的很醉。」

「要我來照顧你?」

 

「你醒了?」一把女聲從門邊響起。

 

是她。

 

「你怎麼來了?」頭痛欲裂。

 

「你忘了嗎?你今天約了我。可我在電話找不到你,便用你信箱的後備匙進來。見你睡得像隻豬,所以不吵你。」

 

「昨夜跟他慶祝得開心嗎?」

 

「還好。」還好,沒死掉。只是一片真心卻被人當成笑話。

 

「卸任了,你終於只屬我的。」她坐在身旁圈着我手臂撒嬌。

 

「嗯。」

 

「怎麼啦?有心事?」

 

「沒…只是有點床氣。」沒其他。

 

她柔情的微笑,伸出手整理我的頭髮。「你看你,頭髮又亂,好像有幾條白髮,看起來都蒼老了。」

 

「有嗎?」

 

「有。」她擁着我「不過不要緊。四月一,一切重新來過。」

 

「嗯…重新再來。」輕輕的掃着她的背。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