喚醒「觀看」的感覺:《刺客聶隱娘》|楊阿倫

20150827刺客聶隱娘

 

《刺客聶隱娘》(下稱《聶》)在千錘百煉下終於面世:先是在康城影展贏個滿堂紅,為導演侯孝賢拿下首個康城最佳導演獎;其後,幾乎整個華語電影圈都對《聶》引頸以待,各地的座談、與之相關的書刊出版,都為影迷們迎接《聶》作準備。月中有幸能購票觀賞夏日國際電影節的香港首映場次(開售當日兩場門票一小時內售罄,相當驚人),且趁《聶》今天公映,談談觀影的體驗。

 

首先必須說--雖然編劇謝海盟在訪問中否認--這是一部武俠片。但如果看倌因此希望追求荷里活式大片的動作、影像刺激,恐怕需要調整一下期望。片中打鬥的場面其實不多。

 

然而之所以強調《聶》的「千錘百煉」,亦因為其「武俠」色彩之強:此片不會有密集式的打鬥及眩目的特技武術去吸引觀眾,但每一場打鬥都起著劇情推進的關鍵作用,觀眾一路被牽引,靜觀聶隱娘心理狀態的變化。而侯孝賢亦將其一貫的寫實風格帶入此部武俠片中,呈現真正高手的格鬥--沒有大戰三百回合之炫技,而是迅猛的高手過招。這也不同於王家衞在《一代宗師》中的唯美處理,而是實在的打鬥。

 

有論者打趣,《聶》是一部被劇透以後會看得更痛快的影片。其實這並不完全是戲言。侯孝賢在此片亦堅持其一路走來的「去戲劇化」、對電影敘事太濃色彩「減去」的方法。不掌握基本人物及關係的話,觀影時就會把心思都放在了未盡適宜的地方--迫自己搞清楚劇情及人物關係。

 

這大概是日常大眾傳媒及主流電影給我們的「訓練」,我們幾乎習慣了用對白(或者旁白)去指明各種故事內的資訊。但是,侯孝賢在《聶》只放入少之又少的對白,而對白亦多僅是角色表達其狀態之用(而非提示觀眾各種資訊背景,會開口講的,都是至為重要的)。

 

無怪乎亦有友人指《聶》的故事太少資訊,令人摸不著頭腦。但我不同意侯孝賢在《聶》提供的故事資訊太少。只是,侯導的敘事及資訊是在影像中表達。我們要明白,就必須用心觀看,而不是如觀看其他電影一樣等待對白旁述為我們解釋。如果不是用心觀看,我們就會看不到田季安正室田元氏與寵妾瑚姬的排場之別;我們也會看不到聶隱娘埋伏田季安藩府,「殺不殺?」的掙扎。

 

是的,《聶》是一場對「觀看」感覺的喚醒。電影節奏(一如侯氏新電影時期以來作品)緩慢寧靜,音樂及畫面使影片節奏雖慢仍然不減魅力。魏博府內鼓聲、山野之自然風聲,使我們不但在視覺上看到侯導心目中的大唐風華,也在耳邊迴蕩,有如身在其中。而影片中如詩如畫(尤像山水畫)的畫面,都是由合作多年的好拍檔、台灣電影攝影大師李屏賓與侯導操刀。宛如電腦特技一樣的山水風景全是實景拍攝,無怪乎侯導本人都在拍後慨嘆「中國山水畫都是寫實的」。

 

侯導在放映後的大師班說,「你們大概會想,喔這個電影太奇怪了。明明沒有看太懂,卻又覺得很好看。看著看著就完了。於是要笑下來,希望我去解釋。」這未必就是個玩笑,也總有些電影是可能你並不完全懂,但就是有種魔力令人一看再看。有這種魔力的映畫尚在,大概正是電影這極度消費導向的媒介能夠保有其「藝術」的一面的原因吧!

 

《刺客聶隱娘》就是如此一部值得一看再看的電影。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