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75 – 學護的厚面皮是這樣練成的|一個。旅生

學護的厚面皮 是這樣練成的

轉眼間由日本來到印度,是次印度之行分為兩個部分,前半是留到加爾各達的仁愛之家做義工,後半是由東印上北印遊歷。想到仁愛之家做義工其實是小時候的一個夢想,那時看過有關德蘭修女生平的書,非常敬佩她對貧者所付出的那份無私奉獻,她的故事又多又少奠定了我想走入醫療這一行的決心。所以趁畢業前一年的暑假,鼓起勇氣來到印度,來到仁愛之家。

 

仁愛之家在這裡有五六所中心,主要照顧垂死者、幼兒、婦女、病重者,而我選擇了垂死之家,這個德蘭修女生前主要工作的地方,也是人手比例較少,但卻很需要人的地方。

 

”People should be offered the opportunity to die with dignity.”

 

是日如常到垂死之家做服務,但卻吃了「死貓」被修女罵……

 

事緣有位 dementia(腦退化症)的婆婆頭上有傷口,她把路過的我拉著,把我慢慢地拉到 dressing room(洗傷口房間),想衝入去之際又被我拉回,因為裡面有病人在洗傷口,那我就帶她遊花園(在中心裡走來走去)。誰料遊完一圈她又把我拉回 dressing room,此時修女又見到我們,就開始燥底,黑面地跟我說「I beg you not to bring her here again!  I am very busy!  You are bothering me!  Go away!(我求你不要再把她帶來,我很忙,你在煩到我!)」

 

冤枉呀大人!!!不是我想把她帶來,是她一而再把我拉過去!我多想反駁,但在護士學生這幾年實習的磨練下,深明駁嘴通常沒有好下場,便練成自我催眠之術:「千錯萬錯都是奴婢的錯……」若非重要的事,死貓還是要啃,正所謂「今日留一線,他人好相見」。忍一時之氣,便把想反駁的話吞回,繼續帶病人遊花園……

 

以上的情景在實習時時有發生,明明沒有做錯,但都被雞蛋裡挑骨頭,有時甚至被冤枉。作為食物鏈最底層的生物,最苦的是欲駁不能。有時會在想,大家都做過學生,為何都要刁難學生?做錯被罵是心甘情願,但被挑剔都總是不是味兒。所以便跟自己說,將來畢業後,正式成為一個註冊護士時,我會努力做好自己,希望可以做個好 miss 去教每位來實習的學生。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