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都.婚攝.血淚史 006:當廢青遇上金都|陳家富

006-當廢青遇上金都

 

006 <當廢青遇上金都>

 

《金都.婚攝.血淚史》連載中

 

老豆改我個名做陳家富,當然係想陳家富貴。

 

但係改名呢家野好多時事與願違:改名做「靜」的一般好好動,改名做「振英」的多數振中。而我,讀完幾年電影課程之後嘅一個秋天,卒之駛曬 D 錢,準備餓死街頭。

 

成副身家得番兩三百嘅我,響機鋪一邊打高達,一邊思考人生新方向。做保險好定係做地產好?

 

 

呢個時候,多年機友,做廚嘅賤 Man 響我旁邊擺低一蚊跟機,開始吹水。

 

「我大佬響金都開鋪頭架,今年龍年好旺呀,實要人!做住先啦,幫你講聲!信我!」一貫大佬的口吻。

 

「吓?你大佬?我唔想做犯法嘢喎。」賤 Man 尚且一身肌肉同公仔,佢大佬係咩人我唔敢想像。

 

「金都呀。影結婚呀。有無搞錯咁都未聽過?」
啊,我除左影嘢之外都無野識,叫我坐 office 不如餓死算數。賤 Man 話人工係「低少少」,但係有埋器材提供,好似真係啱曬兩手空空嘅我喎。

 

第一次行入金都,裏面砌滿曬各式各樣既婚禮用品。裙褂婚紗、攝影套餐、花車化妝、兄弟煲呔至姊妹遊戲刑具都有!「幸福、浪漫、終生承諾」的符號,樣樣有價有市。

 

行下望下,就上左賤 Man 叔父間鋪頭了。

 

眼前呢個微禿中國藉男子,就係賤叔父。佢一邊對住電腦運勁唔知做緊乜,睇落相當趕時間。一邊示意枱面果部頗重型的 Sony HDV,叫我試下佢。

 

「呀富仔下話?你學過架嘛,有無見過呢部野?」

 

呢種錄影機我當然用過,係果種無鏡頭換,無景深可言既攝錄機。賣點係方便,穩陣。簡單講就係新聞攝影同大台劇集果種畫面質素,乜都睇得清清楚楚果隻。學拍嘢先用個喎。

 

老細開聲了:「光圈呢度,快門呢度,卡就響呢度入,你自己摸下先。」

 

為免太串咀,唯有扮下野摸下部機,發出「哦,唔,哦」聲。兩分鐘後,我同老細講 OK 喇。

 

「我比師傅人工就八百蚊,收工即刻出糧架。放心啦,中間落場有時間休息,因為唔使你剪片吖嘛。同埋未計 OT 嘅。過左鐘有 OT 錢一百蚊一個鐘,就同公司對半拆…」

 

我對眼即刻出現 $$ 符號。一單 job 當一千蚊,只要我唔使錢唔食飯唔比家用,做夠廿單就買到部 Mark iii 單反相機,做多十幾單就買到部 notebook 用來剪片執相,再做十單一支鏡頭,幾單又有一隻三腳……由廢青變社會人士,就係咁簡單!

 

「禮拜六有張單,嗱,七點半。」老細遞上一張單比我望。

 

「你跟埋呀 Man 去。你響隔離影埋一份。主要睇下你影嘢掂唔掂,有無問題。影完返嚟再講!」

 

我唔係好明:「扮?扮咩嘢?」

 

「總之你放心影,今次唔用你拍嘅  footage 住,明唔明?」

 

我好似明明地,但諗真啲…

 

我:「喂呀賤Man哥,乜你唔係揸開鑊鏟既咩?你識揸 CAM?」

 

賤 Man 望咗望張訂單:「濕碎啦!香港人有咩唔得吖!」

 

望住賤 Man 二頭肌上面果尊佛像,忽然明白曬點解會被人叫做廢青、讀死書。我想脫貧,所以讀書,點知越讀越窮。而家仲要跟住個廚師去「學」影 wedding。早知果幾皮學費留嚟傍身,十幾歲就出黎學廚好過。

 

 

《金都.婚攝.血淚史》連載中

對「金都.婚攝.血淚史 006:當廢青遇上金都|陳家富」的一則回應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