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晚,我站在遍地鮮血的四面佛像前……|西多士

20150821 曼谷爆炸圖

 

新聞一則蓋過一則。從泰國回香港三天以來,我卻仍然心有餘悸,念念不忘那個與死神擦肩而過的夜晚。

 

本來我和男友打算從曼谷小休一天就出發到芭堤雅,萬料不到第一天便已是旅程的全部了。到曼谷還未滿半天,下午我們留在酒店游泳,黃昏時回房歇息片刻,準備七點到預約好的餐館吃晚飯。那家餐廳位於著名商場 Central World,跟酒店只有七百米的距離,所以我們磨磨蹭蹭梳洗吹頭,差不多七時才出門。

 

想不到沒能準時,能保了我倆的性命。身處廿二樓高的我們倏忽聽到「哄隆」一聲,我還以為自己手握的風筒壞掉了,男友反說:是不是外面打雷了?我們不以為然,就出發了。

 

酒店處於曼谷最繁盛的旅遊商業區,從這裡通往 Central World 的途中會經過著名的四面佛。這個著名景點與酒店只有三百米之距,我們在白天看到很多慕名而來的觀光客和善信前來供奉,人煙鼎盛;不消幾個小時,黑幕低垂後,這個十字路口處擠著比平時更多的人,路面、天橋上下都是人,路面隔開了一條重重的封鎖線。直覺上告訴我倆這裡應該剛發生交通意外,電單車四散在路面,應是汽車連環相撞嗎?

 

想前往商場方向繼續走,但門已封了;我們唯有走出馬路,卻見到一大片鮮血、滲透著一團團的紙巾暈開在地上。我們不安的猜測這應是一場很嚴重的交通意外之際,目光慢慢轉移到剛才商場那邊,原來門口有很多救護員分秒必爭地拯救著頭破血流的傷者。

 

我們呆在半路,遲疑著打道回府還是繼續前行……數分鐘後,我們坐在餐桌前,卻不能自已地不停翻看蘋果新聞的最新消息,原來是炸彈爆炸,已有十多人立即命喪黃泉,死者當中有兩位年輕的香港女生……想到可能我們是坐同一客機到泰國,下午時或許曾擦身而過……我們只懂低頭翻弄著手機,一點東西都吃不下。

 

回程的路最讓人難受,只要知道事件是人為而起而不是意外,爆炸就不會只發生一次。即使能安全回到酒店,在入睡時我們再聽到兩次爆炸聲,那是政府在發現最新炸彈後將它們引爆,這懾人的兩響,狠狠震破了本地人和外地人的心。

 

那時我認清自己真的很怕死,才二十歲出頭,這可不僅是自己一個死與不死的事,我無法自制地想起憂心忡忡的爸爸媽媽,那些關心我倆的人們,男友姐姐整夜無間向我們發放即時消息,我們在泰國惶惶恐恐,香港這邊的人們也不見得不比我們心驚膽戰。

 

最後,我們凌晨二時決定網上訂即日回港的機票,機場理應有更嚴密的保安,才能讓人稍稍安心下來。

 

生命是如此可貴而脆弱,誰想到輕輕鬆鬆來旅行散心,會賠上性命,叫在世的人為逝者斷腸?旅客毫無戒備地玩樂時,卻早成為政治紛爭遊戲裡的廉價籌碼。

 

人禍往往最駭人。天津爆炸如是,一頃間發生的炸彈襲擊如是,人命可頓時變得如此渺茫而廉價。回來後,朋友都安慰,說這種恐怖襲擊本是不能預知或躲避,香港作為國際旅遊中心,風險也不小。要說最讓人目定口呆的,是誰會想到大家認為天下太平的香港,去年九二八竟出動催淚彈、揮警棍、甚至傳言開槍鎮壓。人生確是無常。

 

人生本是無常,但身歷其境的我,回來後仍然念念不忘當天在泰國面對的窘境,天天不停翻開新聞,希望一點一滴揭開這次人寰悲痛背後的動機。可網上竟看到有人埋怨為何事件不遲些發生,白白毀了她回泰國向四面佛還神的言論;又令我想起當晚在餐館與我們鄰席的香港夫婦,言談間聽到他們也知道事情大概,臉上卻依然揚起輕鬆玩樂的神態,讓我不禁地想,是我們每天接收太多負面消息,所以從容面對這種「無常」、放低惻忍,做人才能安然?又或是封起耳朵,才是保護自己的最好方法?這也許是無可奈可的消極做法,但面對無常卻無價的生命,我卻不忍,也不解。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