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都.婚攝.血淚史 005:關公|陳家富

IMG_20150817_122443

 

金都婚攝的生涯裏,不少時間都跟著關公行beat。他永遠只有一號浪子表情,但當浪子一邊影斟茶一邊充當大妗講好說話時,威力卻相當驚人。每一次新人同長輩都被關公逗得KITKIT聲笑,茶都倒瀉幾杯。當然我在旁一個月聽足十八次「飲過新抱茶,靚過林青霞」後是不會有任何反應的。時代變,最少要索過周秀娜啦。

 

每次見親佢都是以指定的動作,影指定的POSE,影指定的流程。客人不會察覺,但做佢拍檔的我悶到抽筋。 每一個外母飲茶,一定係「外母飲過新抱茶,出年幫手湊蘇蝦!」,連每一個舅父飲茶,都一定係「舅父飲過新人茶,靚仔過劉華!」SIRI都有驚喜過佢。

 

關公是公司最得力的攝影師。除了服務態度好,有求必應,最重要是夠聽話。

 

怎樣聽話法?其中一樣,就是每個BIG DAY都最少要交1200張相,越多越好。

 

係越多越好!所以從早上女家化妝到晚上送客十五小時,扣除休息三數小時,每小時起碼影100張!仲要係影一張交一張,唔衰得!

 

難道客人在落單時會拍枱拍凳同老細講:「唔過份丫!我咁多親戚咁多遊戲又註冊又敬酒,千二張濕濕碎啦!」

 

所以,一式一樣毫無創意的遊戲道具,關公埋去影十張八張。敬茶的時侯硬性規定新人們和親戚「望下呢邊!」又影兩三張。送贈金鐲利是又要把獎品攤開,例必像歡樂滿東華的支票頒贈儀式一樣「又望下呢邊!」影多四五張。咁樣去跑張數,輯相出黎會咩質素?你夠膽擺上facebook威威嗎?

 

關公叼著煙,一副看破世情的態度:「廢事個客投訴。」

 

滿腔熱血的黃毛小子,即係我。大聲疾呼:「投訴?投咩訴?你肯定個個客都想要呢D硬過石像既合照?」

 

他弄熄了煙頭,憂鬱的眼神不帶半點迷茫:「問老細。」說完便揚長而去。

 

我當然試過問老細,熱血丫嘛:「其實,點解唔花時間影靚相,走去鬥多相呢?」

 

老細當然是不容挑戰的:「靚唔靚就好主觀姐,但係鬥多咩?金都入面我贏曬,哈哈哈哈!!」

 

「……」

 

「D客鬼識睇咩!」

 

關公有老婆,也有兩三條可愛的化骨龍。一千元一張金都單任做十五個鐘見血不能說吸引,但也不能抗拒。即使那一天公司只有一張單,老闆也會把它交給關公,即所謂的「頭單」。

 

所以在淡季大家食西北風時,關公也有錢養家。但係旺季大旺日的時候,等如賣身給公司了。每每有金都以外的客人招手,提供一個合尊嚴的價錢影一單半單也好,關公也只能推掉,因為個期比金都hold起左。

 

再重申一次,一千蚊一單,十年無加過價。成為關公的長期戰友後,我替他不值。認識關公的人也替他不值。

 

我和其他攝影師應該也對他說過類似的話:「咁撚少錢,跳槽啦!」

 

關公又點起一支煙:「有OT有利是架嘛。」

 

我開始頂唔順:「正常出去影一單起碼三四千啦,玩野咩?」

 

他徐徐噴煙,語氣卻帶一點猶豫:「我D相唔靚丫嘛。」

 

「一日影千幾張相,一個月影二十五日,唔使構思新野唔使休息咩!跑數咁跑批相想靚都難啦!攝影師黎架,你估你司機咩!司機好似你咁都死得人啦!」

 

我無咁既輩份,梗係唔會咁講啦,傻的嗎?咁我講咩好呢?

 

「D客鬼識睇咩……」

 

《金都.婚攝.血淚史》連載中

 

有血有肉,賤賣青春

震撼700萬人嘅攝影佬成長日記

 

「金都,就是我們的獅子山精神」

 

作者:陳家富

圖片:陳家富及游永富

wesellyouthcheap@gmail.com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