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浮游:上水|阿懿

2記浮游1755x825

生活好像是永續的遷居,你所見過的人與景象長期在同一個地方凝定著,後來一些新物搬上來,在你的記憶裡重新繪畫圖像,成為新的記憶,然後你經常看見的事物消失了,好像是跟自己無關係的。譬如,街口藥房的前身是甚麼?新康街那邊以前是一條村嗎?在那裡甚麼也有,指甲鉗、玩具、鹹魚,最近那兒開設零食店,吸引不少內地客。但以前的人都在哪呢?這是記憶搬家,每一次消失,事物的原貌愈趨模糊。

剝落的牆身變成發霉的一幅擴散墨水的畫,需要塗上相同顏色的油漆,而那種顏色,總帶著偏差和格格不入的。新康街唐樓的照相館和診所式微,可能是沒有甚麼好影,或許吃一頓飯總比看一次門診更值。那些陌生的人跟著時間流游走,聚散。在這樣的環境,一般的人很難找到固定的居所,誰知道它一聲號令,能不留痕跡地拿走記憶。面對著新建的「上水匯」,我們只有沙啞,時間流的聲音竟然更響亮。在我而言,多一個商場,複製更多的連鎖食肆商店,很沒意思。

於是這個市鎮給我某種浮游的感覺。我們曾有過甚麼?我私下戴上童話眼鏡,自覺得上水是純樸而悠閒,眼底下卻是貨如輪轉,小心轆腳,瘋狂的時鐘不停地敲響。時間流會讓我們擺動著,但都是無大意義的擺動。我稱這種感覺「浮游」,這裡有過一些標誌,但又說不出市鎮的新故事。

十幾年前有以下人物……

伯伯經常騎單車,背後載著一個木箱子,停泊到馬會道那邊學校門口的附近。那個木箱耐人尋味,內有許多零食,魷魚絲、芒果乾、菠蘿乾、山楂球……孩子嚷了許久,才使他媽媽掏出幾個錢來買。伯伯用鏟子舀起了些倒進啡色的紙袋。四歲孩子眼中,紙袋很大,有吃不完的山楂球和菠蘿乾;木箱子也大,有頗多的椰果飲品和汽水。雖說這些醃製與加工的食品頗受蒼蠅的青睞,可是孩童無忌,見可口的就垂涎,不加思索送到嘴裡。

賣糭子的婆婆喜歡站在幼稚園門外,賣鹹肉糭、鹼水糭和年糕。年糕有大大小小的,就像生日蛋糕一樣的肥扁,中間的紅棗就仿似蛋糕上點綴的士多啤梨。孩子經常這樣想的,年糕就是中國的蛋糕,但就煙韌多了,被嚼幾下依然是一團的。

現在還有許多許多的擺賣者,下午叫賣「甴曱屋花」的婦人、夜裡會賣一兩個瓜菜的拾荒婆婆,在龍豐花園附近多人經過的馬路,在我們生命中流過。那些佝僂、形單隻影的人不是傳奇,只是我記憶的部分。那些人都要散失的時候,我對市鎮的記憶剩下甚麼?

當維港膠鴨及一百個多啦A夢也能成為集體回憶,我們都在借別人的東西來獲得共鳴。能不能,有一些屬於自己的故事?

懷舊,假日要到茶餐廳點菠蘿油蛋撻,看星期日影院,重溫周星馳和劉德華的電影,仿佛廿幾年來的電影就只有一些,但也不重要,依然會有人為廿年的笑話歡笑,混沌得很,明天一切照舊。

咖啡室,到個性咖啡室,享用西式蛋糕,從一些賣相吸引的食物得到滿足,然後度過一個「有個性」的假日 ,從而感覺到「個性」。

它們怎樣說上來也不算是具體的標籤。香港有甚麼可愛的形象?油麻地和旺角有這麼近的距離,不知當中有甚麼獨特之處?而我不希望香港只有「中環價值」,摘下眼鏡或能看見更多。

最後,我欲分享也斯的《瘋狂的月亮》:

不對啊我要說我的故事

我張開口可卻忽然失去了聲音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